[相声快书]
·给贪官画像*
·知足为乐无烦恼*
·洗脚*
·糊涂县官审案*
·智救韩国女*
·邓小平巧施葫芦计*
·说“节”*
·定计劝母
·说者无意*
·绝境逃生*
·小竞猜谜*
·借媳妇*
·局长的变脸术*
·聪明的“傻”长工*
·拜早年*
更多...
相声快书
糊涂县官审案*
 
作者:樊宏德  稿件来源: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·成人版)2010年7期
    甲:今天给大家说段传统相声。
    乙:传统相声在座的都爱听。
    甲:从前有这么一段笑话。
    乙:什么笑话?
    甲:有一个和尚,四海云游,到处为家,指着化缘维持生活。
    乙:没有固定的住处。
    甲:有一天,在茶馆里遇见一个老道,跟和尚一边喝茶一边聊天。
    乙:交谈交谈。
    甲:每人都在夸奖自己,互相都有点儿看不起,谈来谈去就谈到经卷和学问上了。
    乙:他们都怎么谈?
    甲:老道说:“出家最好当道士,打扮潇洒大方,我作一首诗,请你听听。”
    乙:什么诗?
    甲:“头戴道冠,身穿蓝衫,手拿拂尘,好似神仙。”
    乙:那和尚怎么说?
    甲:和尚说:“你不像神仙,神仙没有像你这样的,我才像神仙呢。我也作一首诗,请你听听。”
    乙:他作的什么诗?
    甲:“吃斋行善,常把经念,身披偏衫,好像罗汉。我看你是:发长不便,每天打扮,非男非女,实在难看。”
    乙:好吗,比老道多四句。
    甲:和尚说老道不像女不像男,老道不乐意啦,当时又给和尚也来了四句。
    乙:他这四句怎么说?
    甲:“身披袈裟,头上无发,割掉耳朵,好像西瓜。”
    乙:嗐!
    甲:这四句诗可把和尚气坏啦,俩人越说越恼,最后打了起来。
    乙:动武啦。
    甲:和尚抓住老道的头发,左右开弓。“啪啪啪”打了十几个大嘴巴。
    乙:这和尚真厉害。
    甲:老道也去抓和尚,抓了半天什么也没抓住。
    乙:是抓不住,和尚没有头发。
    甲:老道七抓八抓,抓住了和尚的耳朵,往上一提,一张嘴,“吭哧”——
    乙:怎么?
    甲:把和尚的鼻子咬下一块。
    乙:这可坏啦。
    甲:和尚满脸都是血,茶馆里看热闹的人都围上来了,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。
    乙:都怎么说?
    甲:这个说:“这叫啥世道哇?”那个说:“出家人这样,我们俗家人怎么办?”
    乙:真不像话。
    甲:这时候,地方上来人了,一看两个出家人打架,还把鼻子咬下来了,见血就归刑事案子。
    乙:事闹大啦。
    甲:地方上来的人把和尚、老道带到了县衙,偏偏又碰上个糊涂县官。
    乙:糊涂县官?
    甲:这个县官是用钱买来的,上任时间不久,问了几个案子,一个也没问清楚。
    乙:因为他糊涂。
    甲:他不但糊涂,并且还怕太太。
    乙:妻管严。
    甲:县官一听来了打官司的,马上吩咐升堂。
    乙:开始审案。
    甲:县官一看堂下跪着一个和尚一个老道,再看和尚满脸是血,就问和尚:“为什么打官司?”
    乙:为什么?
    甲:和尚说:“他咬我的鼻子!”县官又问老道:“你为什么咬他的鼻子?”
    乙:是呀,为啥咬他的鼻子?
    甲:老道不承认,说:“老爷,不是我咬的,是他自己咬的!”
    乙:自己咬的?
    甲:县官说:“和尚,你自己咬的,为什么反告人家?”和尚一听这个气呀!
    乙:是气人。
    甲:和尚心想,我自己怎能咬自己的鼻子呢?忙说:“老爷,我自己咬自己的鼻子够不着哇。”
    乙:说得对。
    甲:县官一听,说:“对,对,对!自己够不着。”又说老道说,“他自己够不着。”
    乙:老道怎么回答?
    甲:老道说:“他站在凳子上咬的!”
    乙:这老道真有招儿。
    甲:县官一听认为有道理,自己咬自己的鼻子,如果够不着,站高一点儿,准能够着。便责问和尚:“大胆和尚,站在凳子上把自己的鼻子咬下来,还诬赖好人,来呀,拉下去重打四十大板!”
    乙:瞧这和尚多倒霉,让人家把鼻子咬掉了,还挨四十板子。
    甲:挨了四十板子还不算,又押了起来,并派差人跟老道上街找保人,就这样马马虎虎地退堂啦。
    乙:后来呢?
    甲:县官回到后宅,太太问他:“老爷,今天是什么案子?为什么这么快就退堂啦?”
    乙:县官怎么回答?
    甲:县官说:“太太,你不知道,是两个出家人打官司,一个狡猾的和尚,自己把自己的鼻子咬下来,不说实话,反告老道把他的鼻子咬下来,当时我把和尚打了四十板,押了起来,老道找保释放。太太,我今天这案子审得不错吧?”
    乙:自己夸上啦。
    甲:太太一听,就知道又弄错啦,说道:“老爷,自己咬自己的鼻子,天大的本事也够不着哇。”
    乙:还是太太清楚。
    甲:县官说:“我也是这样问的,可是老道说,他站在板凳上咬的,太太你想,无论够什么够不着,站高一点儿不就够着了吗?”
    乙:他还辩呢。
    甲:太太说:“站得再高也咬不着自己的鼻子呀,我给你搬个凳子你站上去咬咬自己的鼻子,试试看?”
    乙:对,实践一下。
    甲:县官怕太太,他真的站在凳子上,够了半天,张着大嘴,怎么也咬不住自己的鼻子,可是他还是不明白,又道:“太太,这凳子是不是太矮啦?”
    乙:他嫌凳子不高。
    甲:太太说:“好吧,来来,你上房子上够够看。”
    乙:房子高。
    甲:县官来到院里,蹬着梯子就上了房顶,站在房顶上够了半天没够着,他这才明白。
    乙:再高也够不着。
    甲:太太又是生气又是乐,说:“你快给我下来吧,赶快派人把老道捉回来,重新过堂。”
    乙:这下好啦。
    甲:“把老道重重打一顿,给和尚出出气,不然的话,老百姓也不服,说不定你这个官做不长。可是我又怕你问不清楚,怎么办呢?”
    乙:怎么办?
    甲:“干脆这样,过堂的时候,我躲在旁边,我给你打哑谜,到时候听我的,叫你对老道怎么样,你就怎么样,好不好?”
    乙:还是太太有办法。
    甲:县官一听,特别高兴,马上差人把老道捉回来,二次升堂。他早早坐在堂上,太太蹲在他身后,三班衙役站立两边,把老道带到堂上,往那儿一跪。
    乙:这回老道倒霉啦。
    甲:县官一拍惊堂木,喝道:“老道!和尚的鼻子是谁咬的?”
    乙:“你不是问过吗?是他自己咬的。”
    甲:“不对,他自己怎么能够得着?”
    乙:“他不是站在凳子上吗?”
    甲:“胡说,老爷我都上了房顶啦也没够着哇。”
    乙:“那……”
    甲:太太心想:嗐!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。她一拉县官的衣服冲他伸了四个手指头。
    乙:这意思是?
    甲:打老道四十板子。县官回头一看:“来呀,打老道四板子!”
    乙:四板子?
    甲:老道心想:老爷太恩典啦,闹了半天,才打我四板子,自己往地上一趴——
    乙:等着挨打。
    甲:太太心想,糟啦!我让他打四十板子,他怎么看成四板子啦,噢,一个指头算一板,要是伸五个指头,那就是五板,要把手一翻,那就是十板。
    乙:太太想得对。
    甲:她又一拉县官的衣服,伸了五个指头,翻来覆去,一五、一十、十五……四十。
    乙:四十板。
    甲:县官回头一看,太太的手翻来覆去的,当即吩咐:“来呀,把老道翻过来打!”
    乙:又领会错啦。
    甲:老道一听,这个气呀,心想,打人还有翻过来打的吗?他不是什么县太爷,简直是糊涂蛋!
    乙:本来就不是。
    甲:衙役们也觉得不像话,可是老爷传下来的话,不敢不翻,一拧老道的脖子,真给翻过来啦。
    乙:这叫什么事。
    甲:太太拉住县官直摆手,县官想,摆手是怎么回事?噢,明白了:“来人哪,给老道揉揉肚子!”
    乙:啊,揉揉肚子?
    甲:老道想,我的肚子又不痛,给我揉肚子干吗?
    乙:是呀。
    甲:这时候,气得太太冲着县官直咬牙,县官一看,心想,太太咬牙是什么意思?噢!“来呀,把老道的鼻子咬下来!”
    乙:全搞错啦。
    甲:太太急得都出汗啦,冲县官又咬牙又摆手,又指自己,意思是我说的不是这回事。县官更糊涂了:“来呀,你们都别咬啦,让太太来咬吧!”
    乙:嗐!
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