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幽默小说与故事]
·富翁画情书
·诚实的修理工*
·偷鸡不成丢把米*
·牧童巧对知县*
·历代名人“怕老婆”趣闻*
·幽默大师齐宣王*
·乾隆与刘墉*
·哭笑不得*
·傻女婿智对老丈人*
·朱元璋招驸马*
·公平的分配*
·幸福*
·请君跪下*
·你给我作个证*
·尴尬送礼*
更多...
幽默小说与故事
幽默大师齐宣王*
 
作者:鸥鸟  稿件来源: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·成人版)2010年6期
    大家知道齐宣王,通常都是通过小学课本上韩非子那篇家喻户晓的寓言故事——《滥竽充数》。在这个故事中,齐宣王被刻画成了一个喜欢排场、昏聩无能、易受蒙蔽的糊涂虫。历史上的齐宣王真的是个不懂装懂、良莠不分、愚蠢透顶的昏君吗?非也,齐宣王其实是个包容性很强、大智若愚的性情中人,甚至用现代人的标准来看,齐宣王还是幽默大师呢!齐国在他的统治下,还是比较升平强盛的。反倒是他那个貌似精明的儿子齐湣王,即位后把国家搞得一团糟,最后齐国差点被燕国灭掉,齐湣王自己也死在了莒地。下面还是让我们通过几个小故事,来认识一下齐宣王这个幽默大师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下不为例
    齐国大夫邾石父谋叛,齐宣王不但杀了他本人,还准备诛灭其门族。邾家人商量后央求艾子去齐宣王那儿求情。艾子是个聪明人,脑袋瓜儿转得极快。他知道齐宣王是个性情中人,自己平时又受齐宣王宠爱,于是就慨然应允下来,踌躇满志地找齐宣王去了。
    齐宣王听艾子说完后头摇得像波浪鼓:“你别,我性情中人也不行,一人犯罪,诛灭九族,这是先王、先王的先王留下的老规矩,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地写着呢,与叛逆同宗者,杀无赦!寡人不敢违反祖宗的规定,我想就是您——艾先生也不敢吧?”
    艾子笑了,笑得很顽皮,说:“老板你别跟我玩这一套。照你这么一说,那去年老板你的胞弟公子巫向秦国投降,还献上了邯郸,老板你可是标准的叛臣家属,应该首先受到株连的。这件事,你说今儿个是私了还是公了?若是公了,我可是给你拿来了三尺短绳,请老板赶紧自裁。先说好,你可不能怜惜自个儿的身子而违反了先王、先王的先王的法令哦!”
    齐宣王无可奈何地说:“唉!你这个小艾算是找到了我的软肋,把准了我的脉搏,私了!私了!寡人不再加罪于他们还不行吗。咱先说好,这类破事儿你今后少找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、就事论事
    那天,齐宣王坐在大厅上,无意间看见仆人牵着一头牛走过厅前长廊。齐宣王一时心血来潮,大声喊道:“那谁?你别忙走,你要把牛牵到哪里去呀。”
    仆人恭敬地回答说:“回禀大王,这头牛是用来祭祀的,宰杀后要把它的血涂在钟上。”
    齐宣王说:“你没看它害怕得发抖的样子,就像无辜的人要受刑似的,怪可怜的,把它放了吧,我看着不忍心!”
    仆人问:“大王既然慈悲为怀,要不那就不要用动物的血涂在钟上了?”
    宣王摇了摇头说:“那不行,祖宗留下来的礼仪怎么能随随便便废弃呢?我看不如这样,你去捉一只羊杀了,把它的血涂在钟上不也是一样吗?你咋就死脑筋呢?”
    孟子听说了这事,就想借题发挥:“大王,你有这种恻隐心,同情心,怜悯心,不愧为性情中人。从理论上讲,这就是仁慈之心哪!只是大王你只看到牛可怜,而没看见羊也可怜哪。你要是能把这种怜爱动物的心推广到爱护广大人民之上,那么大王你就可以成为普天下的君王了。”
    宣王嘴一撇说:“你们这些人哪,屁大一点儿事情就往理论上拔高。说到底,不就一头牛、一只羊吗!我这一会儿就是看着可怜,其他什么也没想,阁下您还是省省心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、有容乃大
    性情中人一般都偏好文艺,齐宣王当然也不例外。他爱好文学,喜欢歌舞,迷恋音乐,并且我们还知道他特别爱听用竽吹奏的音乐,而且喜欢数百人合奏的宏大场面。
    这时那个叫南郭先生的就来了。他原本不会吹竽,见了齐宣王偏说自己会吹竽。
    齐宣王一见搞音乐的就高兴,也没让他当场吹来听听,就把他留下来编在乐队里。
    每次乐队吹竽时,南郭先生就在里边学着别人,摇头晃脑,鼓着腮帮装模作样和大家一起吹。
    就这样混过一次又一次,3年过去了竟没人发现。
    有人发现南郭先生是滥竽充数,就来向齐宣王告发。齐宣王说:“你们这些人哪,为了一句滥竽充数的成语,编排我说我良莠不分。但你们忘了,我是懂音乐的!其实他来的那天,我第一眼就看出来了。唉,多大个屁事,哪个单位还没几个混饭吃的?”
    就这样,南郭先生一直呆在齐宣王的国家乐团里,过着安逸又舒心的日子,直到宣王薨,湣王即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、早知如此
    孟子问齐宣王:“大王,你有一个臣子,他去楚国游山玩水,走前将自己妻儿老小托付给朋友照看,拍拍屁股就走了。回来时才发现自己妻儿老小却在忍饥受冻。你说这种人多缺德,对这样的人该怎么办?”
    宣王想也没想就信口答道:“这还用问,把他们晾一边,甭理他们!”
    孟子又问:“专司刑法的一批官员既无能,又不尽职,根本无法查办那帮寡廉鲜耻、寻衅滋事的人,该怎么办?”
    宣王答:“革职查办哪!”
    孟子再问:“整个国家混乱不堪,做官的都反了,做大王的该怎么办?”
    宣王撇嘴笑了,不屑一顾地说:“其实,我就知道你最终要绕到我头上,烦不烦哪,你能不能也给我玩点儿新鲜的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、明察秋毫
    对于齐宣王这样的性情中人,射箭这么好玩的事情他是肯定要玩一把的。不过他最多只能拉三石(30斤)以下的弓。拉完后还满脸得意地把弓箭拿给周围一帮陪他玩的人看,于是,大家都拿过来试拉一下,拉不到一半就痛苦地拉不动了。大家都作出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,异口同声祝贺道:“不得了,不得了,这张弓最少也有九石(90斤),大王真是神力呀!”
    宣王放声大笑,说:“你们真会拍领导的马屁,这弓三石,小孩子都能拉动,你们真当我是傻帽儿哇?不过,奉承话我爱听,拍得我高兴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、信口开河
    齐宣王到社山打猎。听说国家领导人来了,社山的老人们结伴去慰劳。  
    性情中人好激动,当即表态:赐父老乡亲不缴地租。老人们都拜谢,说领导英明!唯独一个叫闾丘的老人不谢。宣王以为他嫌赏赐少,继续表态:再赐父老乡亲免服徭役。老人们再拜谢,闾丘仍不谢。
    宣王心里纳闷,就把闾丘单独留了下来。
    宣王问:“父老皆拜谢领受寡人赏赐,唯独先生不肯,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
    闾丘说:“你错了。我之所以前来慰劳大王您,是希望得寿于大王,得富于大王,得贵于大王。”
    齐宣王被说得一头雾水。
    闾丘接着说:“我希望大王你选用德才兼备的后生做官,秉公执法,这样臣或许就可以多活几年;希望大王你一年四季合理使用民力,不要违背时令扰民劳民,这样臣就可以少许富裕些;希望大王你颁布法令,令少者尊敬长者,长者尊敬老者,这样臣就得以少许尊贵了。”
    “另外,我还得提醒您,当领导的不要随便表态!今天大王赐臣不缴租,国库岂不空了?赐臣不服徭役,官府岂不失去劳力?这些原本就不是我们所希望得到的,所以不拜。”
    宣王听后,一高兴张口便说:“先生你讲得太好了,寡人愿拜先生为齐国国相!”
    话一说完,齐宣王便打了自己一个嘴巴,说道:“我他妈又乱表态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、我本善良
    那天齐宣王有事召见颜斶。颜斶进宫走到殿前的台阶处不走了。
    齐宣王老远就看见他了,大声吆喝道:“颜斶,你怎么还不过来?”
    谁知颜斶向齐宣王也同样吆喝了一声:“大王,还是你走过来吧! ”
    齐宣王一听,把眼一瞪说道:“嘿,这话咋听着这么别扭呢?”
    颜斶说:“我知道你别扭,过去没听过谁这样吆喝你吧?我们俩的问题是,我如果过去,人们会说我贪慕你的权势;但大王你走过来,人们就会说你礼贤下士。”
    齐宣王就有些恼怒了,提醒道:“颜斶,你这人可有些过分啦!你说到底是君王尊贵,还是士人尊贵?”
    颜斶想也没想就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那还用说,当然是士人尊贵了!”
    齐宣王悻悻地说:“那好,今儿个你得给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。”
    颜斶说:“大王,你好健忘啊,当年秦国进攻齐国的时候,秦王曾下过一道命令:有谁敢在高士柳下季坟墓50步以内的地方砍柴,格杀勿论!他还下了一道命令:有谁能砍下齐王的脑袋,就封他为万户侯,赏以千金。你看,一个活着的君王的头,竟不如一个死了的士人的坟墓。”
    齐宣王让颜斶说得3分钟大脑缺氧,无言以对,憋得满脸紫红。
    颜斶还在那里引经据典,旁证博引,滔滔不绝,满朝的文武大臣轮番发难也辩不过他。   
    最后,还是齐宣王缓过神来,又好气,又好笑,用鼻子哼了一声,说道:“嘿,你小子是给我玩矫情啊?也就我这性情吧,换个人,你敢!”
    齐宣王搞笑的故事还有很多,限于篇幅的关系,今天就讲到这儿吧。这人哪,别管是富贵贫贱,有些时候,学学人家齐宣王,还真有必要!
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