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相声快书]
·给贪官画像*
·知足为乐无烦恼*
·洗脚*
·糊涂县官审案*
·智救韩国女*
·邓小平巧施葫芦计*
·说“节”*
·定计劝母
·说者无意*
·绝境逃生*
·小竞猜谜*
·借媳妇*
·局长的变脸术*
·聪明的“傻”长工*
·拜早年*
更多...
相声快书
邓小平巧施葫芦计*
 
作者:董吉贵  稿件来源: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·成人版)2010年5期
四七年,十月底,
国民党如同斗败的鸡。
刘、邓率领的第二野,
乘胜南下来追击。
正准备抢渡过黄河,
挺进大别山志不移。
驻守在黄河岸边的国民党,
共有六个整编师。
全部是美式新装备,
自以为兵强马壮挺神气。
他们要,凭借黄河之天险,
集中火力搞反击。
国民党师参谋长叫赵深,
这小子满脸横肉瘦身躯。
参谋堆里很老到,
狡猾得像只老狐狸。
面对着刘、邓大军要过黄河,
他趾高气昂直吹嘘:
“尽管刘、邓用兵巧,
我不信,他们能插翅飞过去!”
黄河渡口他设防线,
防区足有十多里。
他昼夜巡视到观察所,
亲自布置很严密。
一天要去三四趟,
要过河,的的确确是不容易。
这一天,赵深刚到观察所,
哨所的指挥喊声急:
(白)“报告参谋长!
对岸共军有情况,
请你亲眼看仔细。”
赵深举起望远镜,
一看果真了不得。
只见波浪滚滚的河面上,
有无数钢盔向这边移。
他立即给师部打电话,
师长丁伟着了急:
“这是你立功的好机会,
立即开炮别迟疑!”
赵深毕竟很老到,
冲着师长把话提:
“邓小平用兵讲战术,
咱能不能中了他奸计?”
(白)“不可能!”
“共军既然来偷渡,
我稳当当,打他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赵深的话音刚出口,
师长表示全同意。
大约过了十分钟,
赵深想:万万不可太大意。
“打开所有的探照灯!”
(白)“是!”
一道道光柱,纵横交错照河里。
这时你再仔细看,
黑压压的钢盔向岸上移。
钢盔随着波浪动,
数量之多难估计。
赵深一看时机到,
下令开炮不迟疑。
赵深这时拿起电话,
要通了师部很得意:
“师座,邓小平玩的是强攻术,
被我击退他没脾气。
我现在向你来报捷,
你给我庆功摆宴席吧!”
谁知电话里恶狠狠地骂:
“放你娘的臭狗屁!
共军从西侧已过黄河,
我们又中了他诡计!
他们从后边抄过来,
你他妈还得意挺神气!”
赵深一听傻了眼,
心惊肉跳长了眼皮。
突然听到枪声响,
“缴枪不杀!”喊声急。
他拔出手枪冲出哨所,
解放军,已经到了眼皮底。
赵深没想到这么快,
乖乖缴枪手举起。
不大会儿,
又有几个国民党军官被押过来,
丁师长也在队伍里。
师长见了参谋长,
摇了摇脑袋直叹气:
“赵老兄啊赵老兄,
你说这是怎么搞的?
咱胜仗不多几乎没有,
败仗屡屡比比是。”
这时邓小平走了过来:
“各位受惊了,对不起,
刘伯承司令员指挥别的战斗离不开,
这里由我邓小平看望大家别介意。”
(白)“什么?邓小平?!”
赵深一听邓小平,
恐惧、佩服,了不起。
丁师长苦笑着对小平说:
“贵军使我腹背受敌,
这是你们常用的战术,
我并不觉得太新奇。”
邓小平听后笑了笑:
“师长此言可差矣,
我们包抄你们后路,
把你们,像楚霸王一样往河边逼,
布下天罗和地网,
实施围歼是一计,
如果说腹背受敌就不妥,
腹背受敌是另一计。”
赵深绷紧的神经慢放松,
用手扶扶眼镜把话提:
“贵军大部队正面泅渡,
难道不是向我腹部在攻击?”
“你万炮齐轰的‘泅渡者’,
只是千把个葫芦而已。”
(白)“什么?葫芦?”
赵深拍了拍脑袋接着说:
“邓政委,我佩服你用兵了不起,
《孙子兵法》我也看,
还没发现有葫芦计,
我冲着葫芦猛开炮,
你说这叫嘛玩意儿!”
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