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幽默与智谋]
·李掌柜智惩缺德鬼*
·情人的暗号`
·施耐庵巧当书稿
·打赌砸帽筒
·请出“新娘”辩小偷
·妙招治盗
·有另一种财富是智慧
·二两银子办三件大事
·画家设计救王妃
·明太祖上当
·死生逃生的一句话
·怪断争妻案
·于成龙智判真假画
·铁匠和商人
·展靴抓贼
更多...
幽默与智谋
李掌柜智惩缺德鬼*
 
作者:邵佩琛  稿件来源: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·成人版)2010年2期
    清朝末年,京城新开了一家古董店,店中虽然没有什么稀世珍宝,但笔墨丹青、玉佩首饰、花瓶香炉样样俱全。店掌柜姓李,五十多岁。因他待人热情,来店买东西和闲聊的人络绎不绝。京城有个大财主名叫钱家有,他为富不仁、无恶不作,别人都叫他“缺德鬼”。李掌柜决心为民除害,他对“缺德鬼”毫无鄙视之意,两人经常侃侃而谈,时间一长,二人便十分熟悉了。
    “缺德鬼”也喜欢古玩。一天,他发现李掌柜床下有一只精制的木箱子,不知箱子里装有什么稀世珍宝,几次相询,李掌柜都把话题引开,使他更加感到神秘。
    一天,“缺德鬼”亲自来请李掌柜到家一叙,李不好拒绝,只好应邀前往。到了钱府不由大吃一惊,客厅中间已摆好一桌丰富的酒菜,琼浆玉液、美味珍馐,应有尽有。但席上只有他们两人,李掌柜也不客气,二人不断推杯换盏,不一会儿李掌柜就变得话多起来了,“缺德鬼”一看到火候了,便提出要知木箱之谜。李掌柜一听哈哈笑道:“仅为此事,何烦老兄如此盛意,您再三询问,再不告知实在过意不去,那木箱中不过是一只古董花瓶而已,是祖上花重金买来的,据说是唐代景德镇官窑一位奇人所造,传言若遇贵人,那瓶上描绘的仕女便会怀孕。”李掌柜说到此叹口气摇摇头又说:“祖上虽这么说,鄙人却是不信,无奈,祖上之物卖又卖不得,只好锁在箱子里了。”
    “缺德鬼”听得诧异,世间竟有如此奇事。非要一睹为快不可。
    翌日一早,“缺德鬼”便来到古董店,他看没旁人,便提出要看宝瓶。李掌柜犹豫一会儿,很为难地说:“昨日酒后失言,答应了钱兄,买卖人不可失信。”言毕,便慢慢地打开箱子,小心翼翼地捧出宝瓶放在“缺德鬼”手上。
    “缺德鬼”仔细看了一会儿,心想,这瓶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,只是一个景德镇青花,上边描绘了一位仕女图,那仕女眉清目秀,面带笑容,体态丰盈可人罢了,不禁心灰意冷,非常失望,放下宝瓶便告辞回府去了。
    第二天上午,李掌柜急忙来到钱府,见了钱家有非常诧异地说:“钱兄,钱兄,奇怪呀,今天早上我打开木箱一看,惊得目瞪口呆,那花瓶上的仕女裙下有几点红色,特来告知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“缺德鬼”感到惊奇。李掌柜凑到他耳边小声说:“此物在先祖手中百年未遇到贵人,不料经你手一摸竟然落红,你是贵人哪,我祖上遗言,若是落红便怀孕啦。“缺德鬼”闻言大惊,急忙随李掌柜来到店中一看,只见仕女裙下有几点红色,并非新加上去的,怎么擦也抹不掉,再看那仕女容颜,面带羞色,两腮红晕已生,他捧着宝瓶不觉怦然心动,这世间竟有如此奇事。李掌柜在旁边自言自语地说:“祖上之言我本以为是诳语,谁料真有此事,钱兄,此事还望严加保密,否则祸福难料哇。”
    “缺德鬼”心里暗喜,经自己手一摸仕女便怀孕,自己就是那百年不遇的贵人,不免想起昨天晚上还真的梦见一美女和自己缠绵悱恻,那美女还真像宝瓶上的仕女,不觉心头之美难以言表,便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。
    半个月过去了,“缺德鬼”心里惦记那怀孕的仕女,又兴致勃勃地来到古董店要求再看一看那仕女,李掌柜刚打开箱子,禁不住惊叫起来:“太奇了!”“缺德鬼”把宝瓶拿在手中一看也吃惊不小,那仕女的肚子有些隆起,原来那苗条的身姿已显得臃肿,钱看在眼里喜在心中,开口抛出比原价多十几倍的价格要买此瓶,却被李掌柜一口拒绝:“这是祖上遗留之物,先人有言, 不可卖。”
    一个多月过去了,“缺德鬼”又来看那仕女,赫然已成孕妇模样,肚子大了不少,面容也不再那么丰润如昔,他看在眼里,心里怜惜之意油然而生,于是咬咬牙说:“李掌柜,要多少钱你尽管开口,这宝瓶我买定了!”李掌柜又拒绝道:“祖上遗物多少钱断不可卖,否则,对不起先人在天之灵。”
    “缺德鬼”又遭拒绝,耿耿于怀,回到家里茶饭不思,睡不安眠,直骂李掌柜死心眼,他思忖好久,决定拿出家中的全部积蓄,一定把那个价值连城的空瓶弄到手。
    第二天早上,“缺德鬼”吃罢早饭又来到古董店,一进门便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出2万大洋买你的宝瓶如何?”李掌柜正要开口,从外边闯进一个人来,钱认识是李掌柜的弟弟,只见他一进门便痛哭流涕地冲李掌柜说:“母亲的病又加重了,捎回家的钱已花光,怎么办哪?”李掌柜一屁股坐在床上自语道:“小店也不景气,哪里再有钱哪!”“缺德鬼”一听心中窃喜,真是天助我也,忙说:“李掌柜,尽孝重要,我给你25000块大洋,宝瓶暂时先放我那里,等你有了钱再来赎,你看如何?”
    李掌柜深思良久,最后咬咬牙,有气无力地说:“这真是天意呀,看来此物与老兄有缘,我是没有这个福分了,祖上说过,等十月怀胎落了,会有更大的奇事出现,看来您是大福大贵之人哪!”“缺德鬼”一听,顿时喜笑颜开,为防有变,急忙凑齐25000块大洋把宝瓶请回家里,放在枕边,谁也不准看一眼,晚上睡觉也抱着。
    二个月过去了,宝瓶上的仕女并没有什么变化。这天,“缺德鬼”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古董店,门锁着,听说李掌柜回家探母去了。他急忙叫人把门撬开一看,傻了眼,店里稍微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,他来到内室,见一块破布盖着什么东西,掀开一看,地上摆着十多个宝瓶,形态颜色和木箱里的一模一样,只是瓶上描绘的仕女有所不同,有落红的,肚子有大有小的,“缺德鬼”才悟出自己受骗了,身子一抖,一口气没上来,便命归西天了。
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