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)
一封感谢信
 
作者:余平  稿件来源: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)2010年9期
 
    我这几年一直被腰肌劳损折磨着,这种病发作时腰骶部钝痛难忍,甚至伴随着肌肉痉挛,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和生活。我也曾到处求医问药,市里的三甲医院都跑遍了,可是病依然不见好,冤枉钱倒是花了不少。
    去年我住的小区附近新开了一家专治腰病的私人中医诊所,坐堂的医生六十多岁,姓魏,慈眉善目,他是从中医院退休的,从医多年,身上似乎都能闻到一股中药味。魏医生用点穴、弹拨、拿捏等手法再辅以吃中药、针灸,经过三个疗程的治疗,我的腰肌劳损居然基本痊愈了。
    魏医生治好了困扰我几年的顽症,我由衷地感激,甚至拎着礼物去他的诊所感谢他。魏医生坚决不收我的礼物,原因很简单,我是交了治疗费的,他没有理由再收我的其他东西。看着被退回来的礼物,父亲说:“你写一封感谢信贴在魏医生诊所的大门口,只要能表达一下你的感激之情,也不见得非要送礼物。”我很赞成父亲的说法,于是找来一张大红纸,用毛笔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,在信中我高度赞扬了魏医生在不长时间里妙手回春,解除了我腰肌劳损的疾患,医术高明、医德高尚。我兴冲冲地把感谢信贴在魏医生诊所门口,信贴好后,魏医生刚好从诊所里出来,他把那封感谢信看完,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。“魏医生,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老土了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。魏医生的表情有些不自然,他吞吞吐吐地对我说:“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,可是还是请你把这封感谢信揭下来吧!”“为什么呢?”我不解地问。“前不久也有一位我治愈的患者在我诊所门口贴了一封感谢信,结果不少同行和病人都认为信是我专门找医托写的,是在给自家的诊所变相做广告,我不想再背黑锅了。”魏医生无奈地说。听了这话,我忽然觉得那张大红纸上的一排排黑字变得刺眼起来,我轻轻地揭下感谢信,拿在手上,感到沉甸甸的。
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