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)
邓小平超简洁的语言魅力
 
作者:刘继兴  稿件来源: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)2010年9期
 
    邓小平从不喜欢滔滔不绝的高谈阔论。话不在多,管用就行。他的语言简洁精辟,善于抓住问题核心,一语中的,绝少用形容词。简洁明确的语言,传达着耐人寻味的深邃思想。
    他的女儿毛毛着手写《我的父亲邓小平》传记时,曾问父亲:“长征的时候你都干了些什么工作?”邓小平回答三个字:“跟着走。”
    当孩子们问起他在太行山时期都做了些什么事时,邓小平只回答了两个字——“吃苦”。
    在评价刘邓大军的辉煌战史时,他也只用了两个字——“合格”。
    1973年2月,邓小平从江西下放地回到北京,毛泽东第一次召见他,开口就问:“你在江西这么多年做什么?”邓小平只用两个字回答:“等待”。
   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问他三落三起、终能重返政坛的秘诀是什么,他的回答还是两个字:“忍耐”。
    1962年7月,邓小平在谈到恢复农业生产的措施时,为了形象地表达自己的观点,他引用了一句四川的俗语:不管黄猫黑猫,捉住老鼠就是好猫。18年后,四川的一位画家曾经给邓小平画了一幅黄猫黑猫图,以此来表达对这位老人一生坚持的信念的赞美。邓小平欣然接受了这份心意。
2    0世纪70年代以后,美军吸取了教训,注重加强轻型步兵师的建设,把徒步步兵的人数扩大到了40%以上,而与此同时,用于单兵携带物资的单兵携行具研究也随之展开。美军把这一战略转变誉为“军事思想上的一次静悄悄的革命”。国际战争形态的这些变化引起了我军的重视,对照我军落后的携行方式,20世纪80年代,部队感到这个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,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邓小平下达了  一个重要的指令,那就是一定要让士兵“背得动,走得动”。
    在领导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进程中,邓小平的名言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“石头”是什么?就是实践。
    1977年11月,复出后的邓小平,把广东作为视察全国的第一站。当时有不少人偷渡去香港,深圳边防部队无力防守,就把偷渡事件作为恶性政治事件上报到了邓小平面前。邓小平沉默了好一会儿,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了两句话:“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。”“此事不是部队能够管得了的。”
    这两句话成了后来建设深圳特区的最早的福音,自从深圳建立特区后,不仅没人偷渡去香港,相反偷渡到香港的人,首先带着他们在香港辛苦攒下的钱,参与深圳特区的投资与建设。
    1985年5月23日至6月6日,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。6月4日,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会上郑重宣布:中国政府决定,人民解放军减少100万。
   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,人民解放军的“臃肿”问题由来已久。至1985年,人民解放军军费只有191亿元人民币,仅占同年美军军费的2%,不及苏联军费的零头,而人民解放军的员额却是美军的两倍,与苏军持平。对裁减100万,有些领导人担心会减弱军队的战斗力。邓小平打了一个生动的比喻:“虚胖子能打仗吗?”
    1992年在南方,邓小平依然用短促而掷地有声的话语来评价自己的作用——“我的作用就是不动摇”!
    邓小平还给汉字的海洋里增添了许多鲜活睿智的词汇:“两手抓”、“三步走”、“硬道理”、“翻两番”、“一国两制”、“三个面向”、“第一生产力”……
    邓小平的自我介绍也十分简洁,他曾几次对外国客人说:“我是一个军人,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。”
    小平同志晚年曾风趣地讲过:“能游泳说明我的身体还行,能打牌说明我的脑子还有用。”
    邓小平题词的语言也比较简洁,目前能收集到的邓小平题词共有525幅,其中最短的是“求是”、“晗亭”、“深圳”,只有两个字。
    1978年11月16日,邓小平为日本太极拳爱好者的题词也只有四个字:太极拳好。
    1986年2月,他在漓江的时候,听从外孙的建议,为桂林七星岩题词——“到此一游”,极有生活情趣。
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