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)
给贪官画像
 
作者:吴作明  稿件来源:《幽默与笑话》(上半月)2010年9期
 
甲:你知道贪官长啥样吗?
乙:长啥样?
甲:大脑袋、大肚子、两个大耳朵耷拉着。(用手比划)
乙:贪官?
甲:猪八戒。
乙:贪官怎么和猪八戒扯到一起了?
甲:猪八戒与贪官有相同之处。
乙:贪吃、贪喝?
甲:对。如今这贪官不仅贪吃、贪喝,而且贪钱、贪玩、贪色。
乙:五毒俱全。
甲:对。但腐败嘴脸类型不一样,伎俩不一样。
乙:怎么不一样?你给描绘一下。
甲:有的贪官是台上为人作反腐报告,台下跟人要钞票。
乙:索贿、受贿。
甲:对。这种贪官叫“阴阳型”。
乙:啥叫“阴阳型”?
甲:就是明一套,暗一套;说一套,做一套。
乙:噢,说做两码事。
甲:对。还有的贪官表面是“一身正气,两袖清风”,廉洁模范,可实际是“一身邪气,两袖铜臭”,腐败典型。
乙:具有欺骗性。
甲:对。这种贪官叫“两面派欺骗型”。
乙:得高度警惕。
甲:对。有的贪官采用“两手抓”方针抓腐败。
乙:哪两手?
甲:一手抓贪污,一手抓受贿。
乙:噢,原来两手抓就是这么来的。
甲:对。这种贪官叫“两手抓型”。有的贪官惯用“一手硬,一手软”策略。
乙:哪一手硬、一手软?
甲:一手硬叫索贿。
乙:主动出击,硬要、明要。
甲:对。
乙:一手软呢?
甲:受贿,你送我收,来者不拒。
乙:噢,守株待兔,暗收。
甲:这种贪官叫“软硬兼施型”。
乙:这贪官的嘴脸、手段还真不一样。
甲:那当然。还有个贪官外号叫周扒皮。
乙:就是半夜学鸡叫的那个财主周扒皮?
甲:对。不过这个周扒皮可比过去那个周扒皮厉害得多。
乙:怎么个厉害法?
甲:活人敢抽筋,死人敢扒皮。
乙:是够厉害的。具体讲讲。
甲:活人的抚恤金、救灾款他都要雁过拔毛,死人的丧葬费他也要贪污扒皮。
乙:真够黑的,连死人的钱都敢花。
甲:贪官说:“这叫黑吃黑,不吃白不吃,吃了等于白吃。”
乙:啥意思?
甲:死人不会找后账。
乙:这种贪官叫什么型?
甲:“死活不放型”。
乙:你别说还真挺形象。
甲:还有一些贪官贪了很多钱,拿出部分赃款积德行善,捐助灾区,成为捐款模范。
乙:还有点良心。
甲:可后来东窗事发,这些捐款也被认定为赃款定罪,贪官不服。
乙:啥理由不服?
甲:贪官说:“捐款不算有功,也不能算有过,款虽是赃款,但事办得不“脏”,好歹也算助人为乐。”
乙:助人为乐?还挺会说的。
甲:拿别人钱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乙:这叫啥型?
甲:“不知廉耻型”。
乙:画像准确。
甲:还有一位贪官在庭审时,四处张望,法官问:“你找谁?”贪官说:“找行贿的,怎么一个没来?”
乙:到现在还想行贿的呢?
甲:做梦都在想。
乙:想啥呢?
甲:贪官想:“这些行贿的哥儿们怎么把我送进来就不管了呢?”
乙:还挺幽默。
甲:不是幽默,是寂寞了。
乙:可也是。平常在位时车水马龙,前呼后拥,吃山珍,喝名酒,如今吃窝头,就凉水,能怪谁?
甲:贪官说:“怪行贿的,没有行贿的,哪有我的今天,当初行贿的是黄鼠狼给鸡拜年——没安好心。”
乙:现在才回过味儿来,想找行贿的算账。
甲: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
乙:这叫啥型?
甲:“迟钝型”。
乙:还有吗?
甲:有。有的贪官受贿从来自己不收钱,让老婆收钱。男的在前面办事,女的在后面收钱。一旦东窗事发,男的好开脱。
乙:这叫啥型?
甲:“淑女代收型”。
乙:啥叫“淑女代收型”?
甲:这个贪官在外面背着老婆找了一个窈窕淑女做小蜜,由淑女代收。
乙:还有?
甲:还有的贪官,用自己的企业洗钱。受贿时双方不用见面,不动用现金。用账户收受贿赂。既方便,又隐蔽,还安全。
乙:这叫啥型?
甲:这叫“转账型”。
乙:还有?
甲:还有的贪官,受贿时给行贿者打借条,一旦东窗事发,拿出借条做挡箭牌,是借贷关系,不是行贿受贿关系,让你无处下手。
乙:还有?
甲:还有的贪官受贿不收现金,专门收受名人字画古董。
乙:这叫啥型?
甲:“婉转收藏型”。
乙:还有?
甲:还有的贪官,落马后痛心疾首,著书立传,用自己的切身腐败经历教育他人。
乙:这叫什么型?
甲:“忏悔型”。
乙:还有?
甲:还有的贪官,在位时贪污受贿,把资金转移到国外,一旦有风吹草动,携妻带小出逃国外。
乙:这叫啥型?
甲:“出逃型”。
乙:你对贪官真有研究,你是干啥的?
甲:贪官的秘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返回】